东南亚各国被垃圾“淹没”

2018年1月,中国的“洋垃圾禁令”正式开始执行,各垃圾出口“大户”的废物随即转移到了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Retamal一直研究东南亚可持续消费目标,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印尼、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地“已经被(这些塑料垃圾)淹没”。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马来西亚分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仅2018年1月至7月,马来西亚就从美国、日本、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及欧洲部分国家进口了75.4万吨塑料垃圾——约等于10万头大象的重量。
 
泰国、越南也不例外。Greenpeace于2018年1到6月收集的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对泰国的塑料垃圾出口飙升近2000%,达9.1万吨;对越南的塑料垃圾出口增加46%,达7.1万吨。英国向马来西亚出口的塑料垃圾也增加了两倍多,从2017年前4个月的不到1.6万吨增至2018年同期的逾5万吨。
 
面对突然涌入的洋垃圾,东南亚本是照单全收,因为固体废品和塑料垃圾的确有循环利用经济价值。“部分废品可为生产行业提供二次原料,这是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逻辑。”国际回收局局长Arnaud Brunet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该地区渐渐不堪重负。一个重要原因是东南亚各国的固体废物管理、垃圾处理能力与循环利用水平远未达到国际标准。“(垃圾)已成为(东南亚各国的)负担,因为它们缺乏处理能力,处理废物的往往是家庭作坊。”Retamal说。
 
时隔一年,东南亚各国在这方面仍未取得太大进展。在多数地区,固体废物回收基本处于“无组织、无纪律”状态,更不必提循环利用。“技术差距、技能差距、国家政策扶持力度不足、投资资金不足,都是(这些国家)需要认真思考和落实的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循环经济工作小组主席Seeram Ramakrishn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此外,各国家和地区关于处理各种固体废物的方法的法律和条例也没有跟上新的形势变化。”
 
以马来西亚为例,Greenpeace的研究表明,这些洋垃圾在马来西亚并未被回收利用,而是任其腐烂,或者填埋、焚烧。Greenpeace马来西亚公众参与活动家Heng Kiah Chu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8年马来西亚民众多次举报非法焚烧现象,很多垃圾被弃置填埋场,露天焚烧,“中国洋垃圾禁令实施前,我们没有收到过公开焚烧投诉。”